主页 > Q生活篇 >用文保为台湾书写历史- 龙湖庵珍贵藻井彩绘大悲出相图完整落架 >

用文保为台湾书写历史- 龙湖庵珍贵藻井彩绘大悲出相图完整落架

2020-07-24  点赞617   浏览量:468
位于高雄大岗山百年古剎龙湖庵大悲楼,今年七月开始拆除重建,住持印悟法师决定将三座珍贵的彩绘藻井捐赠给佛陀纪念馆,并由如常馆长商请文化部文资局施国隆局长支持,由文化部文资局所属的文化资产保存研究中心展开与时间赛跑的文保工作

■位于高雄大岗山百年古剎龙湖庵大悲楼,今年七月开始拆除重建,住持印悟法师决定将三座珍贵的彩绘藻井捐赠给佛陀纪念馆,并由如常馆长商请文化部文资局施国隆局长支持,由文化部文资局所属的文化资产保存研究中心展开与时间赛跑的文保工作,进行全程的3D影像纪录与摄录影、科学调查研究与专业保存修复,以及包装落架技术等协助,终于让罕见的三座穹窿顶木构藻井及其上的彩绘大悲出相图等珍贵文化艺术,得以完整被保存下来,并已于日前完成藻井结构与内部彩绘的专业暂时性加固后,安全地运到佛陀纪念馆。



 未来佛馆将依据文资中心专家所提出的建议,按部就班地进行相关工作,并计画出版专书、举办研讨会与展览,以及向高雄市政府申请登录指定为文化资产,这次由国家专业团队主动积极的协助三座藻井移地保存的成功案例,除了为台湾佛教与文化艺术史增添一段佳话之外,也让台湾在文保的路上成功地又向前迈进一哩路。

 

  龙湖庵现任住持印悟法师表示:「龙湖庵创建于1908年(日治时期),是台湾第一座专供女众修行的大丛林,目前仍有76位比丘尼住众」。该寺副殿大悲楼于1961年落成,印悟法师16岁入庵修持,曾亲见当年大悲楼建造时,来自台南的画师用心彩绘大悲出相图的情景,相当殊胜。

 
用文保为台湾书写历史- 龙湖庵珍贵藻井彩绘大悲出相图完整落架
如常馆长(左)说明三座大悲出相图穹窿顶式彩绘藻井的艺术价值(苏正国摄)

  印悟法师说:「由于大悲楼要原址改建,龙湖庵法师们认为应把穹顶式藻井作品捐给佛馆典藏。当初与佛馆洽谈时,馆长如常法师原本建议由佛光山协助找专家製作木框加固,暂为保管,等重建完工后再重新安装在新大悲楼,但大悲楼改建工程建筑师认为藻井创作与新建筑风格不搭,因而全体住众又会商决定,仍捐佛馆典藏。虽有些不捨,但想到以后还可以在佛馆看见藻井,就觉得很放心。而藻井艺术作品捐给佛馆典藏,能和更多人结缘,相信佛祖也会很欢喜。」

 

  如常法师表示:龙湖庵因为「千家寺院联谊」而和佛光山结缘,二个多月前接到寺方想捐赠珍贵文物穹顶藻井艺作的讯息,经过再三沟通确认无法原地保存,因而商请文化部文资局文化资产保存研究中心主任李丽芳组成专业团队展开协助,李丽芳除了亲自就藻井上的彩绘大悲出相图与佛典故事等图文一一进行比对与研究分析外,并与中心的研究同仁就清洁与暂时性加固方法、未来的修复与展藏方式等提出专业的建议,首次现勘后就完成二十多页的计画书,令人讚叹国家公僕对于文化艺术的承担与使命感。

 
用文保为台湾书写历史- 龙湖庵珍贵藻井彩绘大悲出相图完整落架
龙湖庵住持印悟法师(前左二)说明大悲出相图穹顶藻井捐赠过程,前排左一为如常法师。(苏正国摄)

  为了让文资中心策画推动的这项文保工作的意义与价值更为各界认同,文资中心期间还分别邀请了对于宗教建筑知名的李乾朗教授与成大的林宜君博士,以及深入台湾宗教彩绘研究的萧琼瑞教授一起到龙湖庵见证相关调查与修复工作,大家对于龙湖庵的建筑与装饰艺术所见证的台湾在该时期融合了西方、日式与传统闽南风格的宗教艺术与历史文化,发出讚叹之声。

 

  林宜君博士指出,龙湖庵大悲楼的三座藻井不同于台湾多数以斗拱形成槓桿原理的藻井,其「穹窿顶」趋近宋式《营造法规》的鬬八藻井,在台湾相当罕见。李乾朗教授现勘时也表示大岗山龙湖庵大悲楼中座藻井,在宋《营造法式》称为阳马板型式,阳马板作法在台湾罕见,原本林口的竹林寺藻井及现存大直剑潭寺正殿藻井虽有,但都不比龙湖庵大悲楼藻井有三座之多,也没有珍贵的大悲出相图,因此甚具有保存价值。另台湾寺庙现存较多为樑枋及泥壁彩绘,龙湖庵大悲楼为木板藻井彩绘,具有稀少性价值。藻井与天井板用来採光及换气的24个栏间均为实木细工,表现出1950年代台湾木匠工艺,从风格形式推测栏间师傅应有日式木造建筑之经验,透雕的莲蓬与莲藕等佛教艺术装饰,精采而罕见。

 用文保为台湾书写历史- 龙湖庵珍贵藻井彩绘大悲出相图完整落架

 工作人员在龙湖庵进行大悲楼拆顶工程(照片佛馆提供)

用文保为台湾书写历史- 龙湖庵珍贵藻井彩绘大悲出相图完整落架
大木作师傅小心翼翼进行大悲出相图穹顶藻井加图落架移地典藏工程(苏正国摄)

   捐赠因缘殊胜  藉由大悲出相彩绘重现 让后人观法自在与历史对话

 

  如常法师说明:「原地保存」是保存文物的最理想方式,既然现实状况不允许,佛馆乐于承担「移地保存、延续文物生命的重任」。如常法师指出:后续的工作,包括继续请文资中心专业人员协助清洁修复外,佛馆计画出版专书与举办研讨会,研究最佳的展藏方式等,希望让彩绘藻井风华再现,让来到佛馆的国内外观众有更多的机会认识与欣赏真正属于台湾这片土地与历史的宗教艺术。如常馆长说:佛光山继「金身合璧」捐赠佛首回河北博物院后,很高兴也能为保护台湾宗教文物的保存再度尽一分心力。

 

  文化资产保存研究中心主任李丽芳表示:大悲楼彩绘藻井的作品不同于现存寺庙常见的壁画或是樑枋彩绘形式的大悲出相图,其名相注脚完整,具有历史性与稀有性。「大悲出相图」从源流上来说,与千手千眼观世音大悲心陀罗尼有密切关联,以《大悲心陀罗尼经》为图文蓝本,再加上菩萨像,共有88幅,藻井上还绘有16幅佛典故事与诗偈警世语等,共组成104幅图像,另再加上8幅象徵永离八难之苦的幡盖共计112幅图文,从中座开始分别向龙边与虎边绘製,足见当时供养护持者、寺庙住持以及彩绘师傅的发心与大悲愿心。

 

  李丽芳主任的研究调查指出,前述大悲出相图彩绘藻井艺术作品,约有60年历史,从彩绘风格与咒语图像之排序中可见绘者不以临摹为本,勇于突破传统的创意与虔诚礼佛之用心,每尊菩萨开脸法相庄严而教化寓意深重,咒语等文字则以隶书风格呈现,虽无落款,经过研究比对后判断与台南留日画家蔡草如的存世作品相似度甚高,萧琼瑞教授现勘后也持相同的看法。

 
用文保为台湾书写历史- 龙湖庵珍贵藻井彩绘大悲出相图完整落架
台湾惟一的「大悲出相图」三座穹窿顶式彩绘藻井艺术之一(照片佛馆提供)

  具有丰富经验并负责藻井外部加固与落架的大木作师傅萧胜壬说,他从业40余年尚未见过如此建筑构造,以桧木层层堆叠后的彩绘相当罕见,尤其以不拆解藻井,在有限的时间与经费和人力下要完成完整加固落架与包装运送,还是首度的大挑战。主要联繫与负责这次任务的文化资产保存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陈俊宇也表示,这是他负责过的保存修复工作中,难度与规模最大的一次。林保尧教授与黄翠梅教授在看到黄裕顺导演为文资中心掌镜的珍贵画面后,不禁感动地跟李丽芳主任说: 「太美了!你们在为台湾书写历史」!

 

  萧琼瑞教授于现勘时指出大岗山龙湖庵整体建筑结合东西文化元素,以磨石子工法为主崁入诸多匠师创意,是一座深具时代特色与工匠手气的寺庙建筑。大悲楼藻井彩绘为台湾罕见实木结构,配合楼名,以大悲咒(大悲出相)为内容,笔法流畅设色雅緻,应为台南知名画师蔡草如或其流派匠师所绘,深具保存价值。

 用文保为台湾书写历史- 龙湖庵珍贵藻井彩绘大悲出相图完整落架

百年古剎龙湖庵(苏正国摄)

    八卦形的中座之外,两侧藻井各依东、西、南、北四方位各绘幡盖及菩萨,底板未经披麻捉灰,但颜料保存状况良好,可见工匠施工技术精良,亦具保存研究价值。殿中四面点金柱,亦以磨石子工法塑成,并崁对联,工法精美,对于龙湖庵法师们能接受文资中心的建议保留于原地日后重建于新建筑中,深表认同。萧教授指出这些宗教艺术虽然没有被指定文化资产,文化部文资局却能立即介入辅导协助保存,民间各界更得以参与,齐心配合,深具意义。
 
  龙湖庵大雄宝殿的「紫竹林中观自在 落伽山外法无边」对联文字深深触动着李丽芳主任的心,她期待藉着这份文保因缘让移到佛馆的藻井彩绘继续承接「大悲出相观自在 佛光山外法无边」的使命,除了感恩这次佛馆如常法师的信任及所有参与的同仁、木作师傅们、导演、云科大的实习生以及佛馆志工们共同的愿力,更期待让未来每个来到佛馆的观众,能够从保存下来的藻井彩绘本身,看到属于台湾共同的生活、信仰、艺术与历史文化,更重要的是,从无畏风雨级挑战的文资中心同仁身上,证明台湾文保的软实力。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