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T徽生活 >【学运之后】用生命翻转社会价值 黄佳平乐当全职爸爸 >

【学运之后】用生命翻转社会价值 黄佳平乐当全职爸爸

2020-06-12  点赞975   浏览量:794
【学运之后】用生命翻转社会价值 黄佳平乐当全职爸爸

(芋传媒记者邱家琳报导)野草莓学运结束至今,已过十年光阴,太阳花学运也届满五週年,当年的参与者有了哪些新的身份与人生际遇?曾是野草莓学运串连组负责人的黄佳平,任职过台湾人权促进会、高雄后劲中油迁厂促进会,关注集游法、环境与社区营造等议题,目前为儿子的全职照顾者。

十多年来,黄佳平始终怀抱着信念与理想。他曾比喻说,社会就像一台洗衣机,人是被丢到里面的卫生纸,被搅烂、变成弱势者,社工做的是把这张纸捞起来压平晾乾,改变你的情境,看起来好像恢复人形后,又再放回洗衣机,而他所参与的社会运动则是希望把洗衣机关掉或将里面的水放掉。

【学运之后】用生命翻转社会价值 黄佳平乐当全职爸爸

问及现在是否已成为关洗衣机的人?黄佳平坦言,大家不可能关掉这个洗衣机,除非社会有某种根本性的结构改变,他觉得自己是企图阻扰洗衣机的运作,转慢一点,让水少一点,或者是在裤子丢下去之前,先检查一下有没有卫生纸,好比透过修改劳基法或公布烂公司名单,不要让人跳进去。

「如果以严格的定义来讲,我目前没有参与社会运动,现在做的是个人的抵抗。」黄佳平表示,他与蕙如结婚的时候,就希望以他们的人生与婚姻去翻转很多事情,试图达到性别平等,甚至促成社会的改变,像小孩子随母姓、爸爸就是要在家帮忙与带小孩。

大学不再练体育 热衷参与社会运动

出身高雄的黄佳平,生于 1983 年,从高雄中学体育班毕业后,先是就读师大体育系,后转到社会教育学系社会工作组,2007 年考取世新大学社会发展研究所,并投入社会运动。对于大学决定转系,他打趣地说道,他是因为交了「坏朋友」,才想要离开体育系。

「在读体育系的过程中,我发现自己不喜欢里面对待人的方式与规範,很压迫,还得看起来很团结。」黄佳平表示,社教系的观念不一样,强调每个人的价值,人之所以变得弱势,是因为没有适当的环境让他发挥能力,而社会运动强调结构性的问题。

转入社教系后,黄佳平于 2006 年到台湾人权促进会实习,开始接触集会游行法、移民法与同志等议题,并在隔年成为兼职员工。2008 年,时任中国海协会长陈云林访台,学生不满警察维安过当,决定发起野草莓运动,其中一个诉求便是修改集会游行法,作为长期推动集会游行法修正的台权会成员,他也前往现场关心。

【学运之后】用生命翻转社会价值 黄佳平乐当全职爸爸

由于黄佳平是台权会成员,又有学生身份,就担起野草莓串连组的工作,负责联繫台中、嘉义、台南与高雄等地的参与者。他回忆道,台北场的参与者原本彼此不认识,一下子要在高强度的环境共事,很容易吵架、互看不爽,也会很累,所以有些创伤在里面,但他自己没什幺创伤,他每天都回家过夜睡觉,不像其他人每天都在广场过夜。

黄佳平也说,认真做一个议题,大部分时候跟研究生很像,偶尔也许跟人吵架、出去演讲,但 99% 的时间都很枯燥。台权会拟定集游法修正草案已经很久,但都推不动,野草莓运动发生后,有几千人开始关注这件事情,可以跟大家谈自己研究的议题、出来舒展筋骨,这件事情其实是爽的,因为平常憋得很辛苦。

【学运之后】用生命翻转社会价值 黄佳平乐当全职爸爸

提及野草莓对自己的影响,黄佳平感性说道:「对我来说,就是参与一场很累的活动,认识一些蛮有趣的人,但它对我的人生影响并不大,不是那种从此转个弯坏掉的那种,那是我在社会参与的路上,必然会经历与看到的东西,我的人生方向并没有改变。」

回高雄任职NGO 声援反五轻与318学运

在台北的所见所闻,反而让黄佳平心繫故乡,希望总有一天能回到高雄,投入自己的专业。 2009 年 3 月,他辞去台权会的工作,专心写论文,2011 年从世新社发所毕业后,在屏东当了将近一年替代役,同时参与高雄与屏东的异议性社团。

退伍后,黄佳平决定在家乡就业,透过时任台权会副会长邱毓斌及地球公民基金会执行长李根政推荐,到高雄后劲中油迁厂促进会担任执行长。他的工作内容主要是监督中油迁厂的进度、推动原址转型为生态公园与工业遗址园区,整理后劲反五轻运动史,也协助后劲社区与外部 NGO 合作,并负责筹划暑期营队、工作坊与演讲。

【学运之后】用生命翻转社会价值 黄佳平乐当全职爸爸

后劲中油迁厂促进会也给予黄佳平很大的弹性,不仅限于当地反五轻运动、环境议题,只要是对台湾有益的事情,都愿意投入资源协助。2014 年,318 学运爆发前夕,他获准请休公假,与南部的异议性社团成员开车北上声援,是第二波进入立法院议场的参与者。

待在议场期间,他也被朋友刘李俊达找去扮演警察,示範如何将人抬离现场,并分享防止被抬的方式。虽然黄佳平到台北参与 318 学运的时间不长,仅有五天,但回到高雄后,他持续关注反服贸议题,协助中山大学的异议性社团「放狗社」举办课程与宣传活动。

【学运之后】用生命翻转社会价值 黄佳平乐当全职爸爸

318 学运结束后,黄佳平有感马政府时期以来,反媒体垄断、反国光与反美丽湾等社运的行动强度越来越高,运动方法需要有更细緻的理论背景支持,因此在 2014 年 7 月举办「暴民营」,邀请南部大学的异议性社团参与,共同讨论与分享经验。

「我一路上遇到的事件,都有后劲的资源协助。」黄佳平表示,后劲中油迁厂促进会的办公室有多出来的空间,「暴民营」就选在这里进行,董事们也愿意出借合作的学生使用,不需要支付水电费与场地费,有很多异议性社团在此举办干部训练。

挑战传统家庭观念 全职照顾孩子

2017 年 7 月,黄佳平离开工作五年多的职场,全心照顾刚出生的儿子通通,同时挑战「男主外、女主内」的传统观念。他说,一方面是自己很喜欢小孩子,另一方面则是妻子蕙如的事业正在起飞,刚接任台南新芽的秘书长,再加上高雄炼油厂在 2015 年关闭迁移后,自己手边没有太多工作。

照顾者的工作可不简单,要学会餵奶、换尿布、洗屁屁与哄睡觉,几乎一天 24 小时都在陪伴孩子。通通早上八点半起床吃早餐,就出门玩到中午,再回家吃奶睡觉,下午三点多起床后,又继续到公园玩耍,六点左右吃晚餐与洗澡,接着在家玩到九点多才吃奶就寝,而黄佳平就利用空挡接案,听打逐字稿,忙到凌晨两点多才休息。

【学运之后】用生命翻转社会价值 黄佳平乐当全职爸爸

成为全职爸爸后,黄佳平观察到许多父母过度保护孩子的现象。他指出,有些家长担心小孩爬游乐器材的楼梯会往后摔,就会扶着他们,或怕他们跌倒,总是拉着他们走路,但其实这样的方式也会破坏小朋友的身体平衡,而孩子目前的肢体发展,也很难做出多危险的动作。

问及在家带小孩最大的挑战为何?黄佳平开玩笑说,接案量如果不够多,会吃土,他原本也考虑聘用保母,但希望孩子能自由发展、在全台语环境成长的条件,让他很难找到适合的人选,想了想,还是自己照顾比较好,等孩子三岁之后,参加公幼抽籤。

黄佳平也提到,在这个阶段,他们虽然无法直接倡议,但可以作为社会运动的助力,社运有时需要具体的故事来讲,像妇女新知协会去年开记者会,就找他们当案例,谈小孩从母姓。

【学运之后】用生命翻转社会价值 黄佳平乐当全职爸爸

相关报导:

从体制外到公部门 「鸡农哥」姚量议:务实面对问题并前进换条路实践理想 谢昇佑创办社会企业成为「沟通者」回家乡深耕议题 严婉玲创办「台南新芽」以公民力量监督市政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