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T徽生活 >《模拟城市》真能用在都市计画?大数据是原点也是解答 >

《模拟城市》真能用在都市计画?大数据是原点也是解答

2020-06-10  点赞848   浏览量:249
《模拟城市》真能用在都市计画?大数据是原点也是解答

你玩过《模拟城市》这个经典的模拟游戏吗?玩家在游戏中扮演都市设计师&市长二合一的角色,并透过「上帝视角」俯瞰城市,规划建设属于自己的城市。但也跟现实一样,如果你公共设施设计不良,预算控制问题百出,那幺你会得到一个市民生活水深火热的恶劣环境。

来聊一个有关于这游戏影响力的小八卦:2011 年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党内初选正打得火热的时候,Herman CainHerman Cain 提出了他的「999」经济政策,政策本身倒没什幺问题,甚至学者或分析师都还认为算是公平,不过倒是 「999」的 Logo 出了问题 :它涉嫌抄袭《模拟城市》而被建筑界骂到臭头。

从这件事就不难窥见这款游戏有多受大家喜爱,不仅如此,许多人都认为这一代的都市设计者都受《模拟城市》影响甚鉅,他们之中有很多人是玩过这款游戏才来做这一行的。那幺问题来了:《模拟城市》真的可以协助设计师或甚至主政者,用在实际都市计画上吗?

连 MIT 都把城市玩的乌烟瘴气

事实上游戏首席设计师 Stone Librande 曾经做过一个 有趣的实验 ,他找来六组真的专精都市计画的团队,里面还甚至有团队来自 MIT ,来经营各自发展主题迥异的城市。像 MIT 就号称要规划一个半工业、半旅游的「完美底特律」;还有团队透过 Twitter 向比赛以外的网友搜集意见,要做出交通最简便的城市。

结果这六个团队里面有一半採取「先开发消耗性资源的发展模式」,有人钻油田,有人开採煤矿,他们都辩称这是要先有经济再讲求环保。最后钻油田的 MIT 队让他的居民饱受炼油厂的废气排放,原本要做交通最简便的,为了经济发展选择大肆开採矿产。最后城市如果要转变成绿色城市,抱歉没办法,因为城市里佔据既得利益的保守党不让你转。

看起来的确是蛮贴近现实,也有点残酷。可是也反映真实城市的可能性比起单纯的乌托邦,更像「有机的群体」。有 生物学者认为 複杂生命体的特徵之一就是可以透过「规则」来驱使个体做出行动;类似的逻辑,现实大都会的市民运行也依循相当多的规则维持运作。

而且在真实生活的大环境里,整个世界都市化的脚步越来越快了。根据联合国的预测到了 2050 年,世界上总共大约有 66% 的人口会住在城市里,而这中间会以亚洲与非洲成长最快。都市设计无论在发展中或是已开发国家都越来越蔚为显学。那幺,要怎幺测得最佳的「规则」呢?答案之一就是大数据。

大数据是 《模拟城市》的原点也是解答

这里并不是指就真的把《模拟城市》游戏拿来当规划图。而且大数据在这个时间点可能很多人都在谈,甚至有人有会觉得这个词已经是老生常谈。但大数据实际应用在都市政策上的案例已经相当丰富,几个例子:芝加哥已经依照气象资料,来安排严冬时融雪车出动的时段;伦敦在 2012 年奥运期间利用道路监视器、地铁卡、手机与社交网路的即时资讯安排地铁与公车系统运行顺畅。国内目前比较受瞩目的应用就属台北市政府开放窃盗案资料,并有人绘製成住宅窃盗强度图一例。

《模拟城市》创意总监 Ocean Quigley 当初也就是看着自己所住城市奥克兰的犯罪地图而 想出《模拟城市》的点子 。Stone Librande 也透露在设计 2013 版《模拟城市》时,有参考实际城市的大数据。不仅如此,游戏设计理念就是让玩家透过「大数据」来观察、经营城市。Stone Librande 使用许多来自真实世界的资料,来设计能源、水资源、污染程度与犯罪程度,并反映在游戏里。他还在开发游戏过程中彻底体悟一件事:城市要透过科技与数据帮助大众改善环境当然很好,但数据若不是以有用的资讯出现,那就毫无意义。

《模拟城市》的游戏方式值得让都市设计者与玩家仔细思考,真实城市环境究竟该怎幺样规划。Stone Librande 自己也表示,世上没有完美的乌托邦,那些生活在城市中人们真实的生活与感受也难以预测跟複製。不过,科技跟演算法某种程度上可以模拟人们移动与交流的方式,这些工具也开始改善我们的生活。若能以正确、不侵害个人权利的方式搜集资讯并妥善使用,大数据确实能帮城市塑造更好的未来。

欢迎加入「Inside」Line 官方帐号,关注最新创业、科技、网路、工作讯息
《模拟城市》真能用在都市计画?大数据是原点也是解答
《模拟城市》真能用在都市计画?大数据是原点也是解答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