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X生活书 >[朱彦硕专栏] 别牵拖给经济!比台湾小的国家都可以弄好职篮, >

[朱彦硕专栏] 别牵拖给经济!比台湾小的国家都可以弄好职篮,

2020-06-10  点赞526   浏览量:378

从围棋上讲,CBL的情况像已经被AI判断胜率仅剩下1%,只有奇蹟才能翻盘,也不是没有过。但现实毕竟不是围棋,棋是自己下死的,对手也没有犯错的空间。CBL现在说是还要坚持,我是不知道怎幺等下去,还要怎幺沟通、协调出第四队加入他们,除非有人相信他们的天真。

CBL现在已成死局,只差根钉子钉棺而已。今年,不可能打得成。

 

●硬凑四队开打,目前来看是鲁莽而无谋

在7月17日,李亦伸找我、蔡裕隆等许多记者到CBL的办公室,由唐秘书长亲自向我们说明。那天其实我是没想到有这幺多其他媒体在场,我是抱着去反对CBL今年非打不可的态度去砸场的。话我是说得很难听,也把许多篮球迷、球员、业内人士所担忧跟不信任的一些重点,彻底的说给唐秘书长听。

事实上,我连他们前面说已有台银、台啤和金酒三队允诺加盟都很怀疑,因为据我所知,台银根本没有缴交所谓的加盟意向书。人家乐观其成,你不能就把他当作「已经答应」就把人家绑架上船。台银如此,台啤跟金酒,我也会很怀疑是否真的有同意。现在连和平馆也租不到了,情势已经不是CBL前置作业的这些人可以掌控得了。难不成,还要再订一个最后期限?强拉别人上桌?如果CBL今年硬是要凑个第四队,我会坚决反对下去,不是你高举职业化的大旗就是对的,就是所谓的改革者、革命者。硬干,能有什幺好结果?除了让篮协边偷笑边擦屁股外,还能是什幺结果?

就算CBL侥倖找到一个天真宝宝加入,真的有四个队开打了,没有多久也会玩不下去,到时带来的伤害只会更大。如果CBL要硬干,只有一个结果,让全台湾的联赛全面陷入停摆,在林德福去职、高志鹏入狱之时,CBL后续的组织者,连人到事,都让人有信任危机?你还要处理场馆排期、赛事筹备、转播单位等等一大堆问题,不是你找到第四队就可以开始玩了。

 

●CBL筹备方须要证明自己有办职业联赛的能力

我是相信CBL最初的初衷是好的,但是缺乏说服力。SBL是已经失败了,只是没有散而已,协会式的管理能力太鬆散,也欠缺执行能力,本来就不适合管理职业联盟。所以指望中华篮协把SBL做起来,本身就不实际,他们也没那个人力,也没那个能力。但篮协要组织一个联赛型的赛会,要吃不饱饿不死还是做得到的。

我不是很在乎CBL的钱到底是从那里来,政府要是要扶持一个职篮联赛也并不无可。那一个国家的职篮联盟,不需要政府的政策甚至是资金配合?从这个角度来看,我并不觉得有何不妥。CBL从今年开始,一直在等待减税法案的通过,我认为对于企业是个诱因,但还要等到10月底立法院三读通过之后。减税的政策固然是个诱因,但不能当作最重要的说帖。CBL有点过于强调此事了,并视此法案为最后的「东风」,但真的是这样吗?

CBL现在一切的一切都是「未来式」,或是「未来进行式」,又没有像直销高手一样,吹个泡泡就像热气球一样可以上天了。他们目前面临最大的困难是:政府可以花钱扶助你,政策也可以帮助你,但要你开打了才有这些补助—这就是他们非要今年成局的主因。如果不成局,他们还得要花时间去寻找公司的营运成本撑到明年。能否说服政府?这又是另外一件事了。这就是为何现在想要强行开干的原因,但很显然的,这也绝非上策。

我认为CBL组织方必须先证明,他们有充分的办赛能力、行销能力等等,否则其他球队拿什幺相信你?如果这是一个需要远见眼光跟决心去做的事,你就必须让观望者能一个一个加入。那加入的理由是什幺?相信你有这样的能力弄得跟SBL不一样,不论你从赛事品质、制度规划、行销能力等等,都需要革新。那幺,CBL何不先自己先办一些短期赛事看看,证明自己有这样的能力?这不是我一个人的提议,还有很多的媒体也有类似的建议。短期杯赛要找到球队参加,应该不是难事,甚至连社会甲组的球队都可以纳入。我要提醒一点:政府的政策并非万灵丹,就算你投入6000万可以减掉3000万的税很诱人,前提还是球团已经先投入了6000万。因此你的行销能力、能够带来些什幺?这才有意义,也是一个职业联盟最先需要看到事。

台湾人的个性就是这样,没看到实际的东西前,什幺吹得天花乱坠的计划、蓝图、愿景都不相信。台湾人的民族性还是比较实际的,尤其是要长期去投资的事,更是要一步一步来,甚至往往会宁可炒短线。其他球队不上船的原因当然很多,不信任、或是信不过CBL所提出的这些愿景,甚至是对于过去CBA倒台的经验所产生的怀疑…等等,原因一大堆,但这都可以理解。你总要先做点东西给人看,才能打消这些怀疑,而不是口头或书面计划摊开来,就能成事。

 

●球队的思维,也应该要有所改变

我十多年前其实就抨击过SBL委员会并没有负起整个联赛发展的责任,既不固定开会,也不决策重大事件,作用太低了。在SBL早先开始时尚有作用,但过了一段时间后,就完全闲置,甚至一整个赛季都不开会也很正常。SBL委员会照理说,应该是成为一个职业联赛的前置机构,但是大家各有各自的盘算,始终没有能够形成一个好的决策单位。如果SBL委员当年会能有比较积极的作为,甚至可以成为职篮公司的前身,但是他们没有这样做,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没有意识到这件事。现在说这些都没用,这都是既成事实了,但若是CBL的情况也是如此,只会步SBL的后尘而已。

较之于大陆的範例,最早的时候,是中国篮协独大,然后开始会召集球团出席会议,也开始会集中讨论议题,做为联赛的决策机构。就算权力在中国篮协手上,也算是个有点样子的组织了。之后姚明才能成立CBA公司,跟中国篮协的组织脱钩,以公司的方式营运CBA。也就是说,「协会模式」本就不适合发展联赛,只有「合伙人模式」,也就是成立公司,每个球团都是这个公司的股东,把大家装在一条船上,这联赛才能继续往前走。

台湾就是这样,即便是没有多少人,没有多少资源,还是一样,各有各的鸟,各尿各的尿。再怎幺说,就算大家随便尿,也应该尿在同一个小便池,现在变成满地乱撒了,然后就臭气沖天。这比喻是粗俗了一点,但是这就是我们现在各个球队的样子:从上到下,从左到右,从政府到民间,从中央到地方;光讲个体利益,却忽略整体利益,还有人要把个体利益极致化,让步一点都不行。党中有派,派中还有派,这是我们所要的样子吗?是不是都不要紧,这就是我们现在的样子。所以篮球圈反射的就是我们整个社会的状况,他们也很自相矛盾:既期待一个有钱有权的「明君」出来当领导一切,又要维持民主确保自己的自身利益得到保全…你就慢慢等吧!

我从前一直认为,台湾今天的篮球环境至此,中华篮协是需要负主要责任。但是经历过许多事之后,才知道他们本来就无能为力,只好勉强维持一个体面。SBL已经是他们能力所及的最大限度了,但扪心自问一下,篮协到现在为止,有真的想去为SBL奋斗过、想变得更好吗?并没有。职业联赛的完善需要过程,而SBL并没有这样的过程;CBL想一次走完这个过程,更是天方夜谭。篮协也许自知能力不行而无法尽力,但是他们也没引导SBL朝着那个对的方向前进,责任还是不小。

真正的大问题是球队。球队本身如果不同心,或是没有更前进的想法,甚至拒绝开创性的想法,那这个球队也要被历史淹没。前面所说的SBL委员会为什幺开不起来,你们没有共识嘛!各个球队,就只想维持现在的规模,而不愿意更进一步,开会干什幺?保有自己的领地不就结了?这种思维跟日本战国时代那种地方小豪族其实没有两样,结果那些豪族还不是一个一个扫进历史的灰烬里?各个球队都在自扫门前雪,保住自己的小天地,只会怪别人没给你舞台,自己经营球队的理念却停滞不前,台湾篮球怎幺能进步?

 

●不要怀疑台湾篮球的能量与基础

15日那天,我在高铁上看到CBL破局的消息,如我7月11日的文章所料一样,所以不感震惊。我本来是想,破罐子就摔吧,说了那幺多,说了那幺久,又能如何呢?但我当晚在八卦山体育馆看中华蓝白两队,其实观众不算多,顶多也就是千余个,而最后散场的时候,还是有很多球迷希望跟球员握个手、签个名、合个影,球迷是很热情的,也许并不像我之前所说的,SBL不打了,没有职篮了,就像掉个500元一样,伤心一天就好,还是有多人很在乎的,这一幕感动了我。我跟一个白队的球员家长聊,他们也知道CBL破局的事情,会不会担心前途?当然也会。但是孩子就是想继续打球,大学毕业之后想继续打,就只能离乡背井,无奈又能如何?

我从四月中回来看到了国中联赛,然后这次回来看了松山杯、海峡杯,最近还看了佛光杯的大学比赛转播。台湾的学生篮球运动的能量是非常强大的,甚至跟以前比起来有过之而无不及。但是当我想到我们的职业联赛是这个样子的时候,你还能说什幺?白瞎了无数基层教练、球员弄得蒸蒸日上的学生联赛,我们自己培养的篮球资产,被逼得只能往外跑,你们这些”大人”,真的很噁心!说什幺市场问题,比台湾经济弱得多、小的多的国家都可以弄好职篮,你告诉我台湾不能搞职篮,那是人谋不臧,别把你们的无能责任推到整个台湾经济的头上!

最后,我要帮我的兄弟李亦伸说两句,也就是「裘必胜」裘爷。我知道很多人因为他,对CBL会有所不信任,也包括我在内,因为我认识他20年以上,深知他是个理想主义者,理想到我想打他一巴掌清醒清醒,一个理想主义者要去干很现实的事,那就很危险。有理想主义要以现实为本,而现实主义者不能没有理想。你以为他是给CBL搞行销?错!他连支薪都没有,只是负责去联络及媒体事务而已,行销怎幺会给他去弄?

在此之前,我只有在今年二月的时候跟他聊了一次有关CBL的问题,当时就感到很不乐观,但他是想做点事的,我也没阻止。从我这次回台北直到17日,他必须先把这事有始有终,球迷对他的看法和不信任,我完全可以理解,那是他自己的形象问题。但比起一些背后射他、酸他、又啥事不干、闭口不谈的媒体,他是要强太多了。

篮协不要以为这一次是个胜利,就认为现在台湾篮球的格局就只能在目前这样的步调进行。这次CBL的行动代表着「天下苦秦久矣」,用白话讲就是「不爽你已经很久了」。这次起来的只是陈胜吴广,下次起来的时候,谁知不是刘邦项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