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X生活书 >【学运之后】换条路实践理想 谢昇佑创办社会企业成为「沟通者」 >

【学运之后】换条路实践理想 谢昇佑创办社会企业成为「沟通者」

2020-06-12  点赞752   浏览量:977
【学运之后】换条路实践理想 谢昇佑创办社会企业成为「沟通者」

(芋传媒记者邱家琳报导)野草莓学运结束至今,已过十年光阴,太阳花学运也即将届满五週年,当年的参与者从中获得什幺体悟?现在又有了哪些新身份?曾是台北野草莓要角的谢昇佑,在 2012 年创办社会企业「好食机」,关注台湾农业与食品加工产业议题,希望透过辅导小型生产者,建立友善农食生产方式,并藉此解决社会问题。

提及逐渐淡出社运圈、决定创业的原因,谢昇佑感性说道,他对社会的关怀始终没有减少,只是实践理想的策略与方式变得不一样,台湾的社会运动里已经不缺批判者和倡议者,比较缺乏跳进经济市场中寻找实做解方的人,他也比较喜欢去做没有人做的事情。

【学运之后】换条路实践理想 谢昇佑创办社会企业成为「沟通者」

「这几年创业后,我深刻感受到社运圈或者所谓公共知识分子与一般人很遥远,不只是语言表达深浅的问题,而是整个人所呈现出的身心状态根本就是格格不入的两种『美学风格』。」谢昇佑表示,人类世界最暴力的东西是美学,因为美学没有标準,觉得一个东西丑,不需要任何理由,就可以让你发自内心的感到作噁、讨厌。

谢昇佑继续说道,如果他们这些自认具有批判能力的人,都没有办法试着去拥抱大众的美学品味,凭什幺要求大众去接受菁英的审美观?甚至到最后变成孤芳自赏,从身心状态就划了界线,因此他花很多时间学习庸俗,尝试去做自己觉得很庸俗的事情。

叛逆小子读博士 参加学运关怀社会

或许有过叛逆的经验,更让人懂得关怀社会。现年 43 岁的谢昇佑,出身嘉义,在国高中时期不爱读书,经常抽菸、打架闹事或骑摩托车出去玩,高二上学期就被退学,转到高雄佛光山去唸书。他笑说,当时全班 49 个同学,只有 7 个同学从高一入学就读,其他 42 个同学都是各地被退学的学生。

高中毕业后,谢昇佑曾做过工厂、PUB 吧台,印象最深的是在三重一家製造牙科治疗台的工厂那段时间。他回忆道:「继续学业完全是个意外,当时的厂长很照顾我,劝身材瘦弱的我去读书,厂长告诉我『要想办法拿笔吃饭,不然拿榔头吃饭会饿死。』另一方面也是兵役快到了,那时候还没有想要当兵,于是报名补习班,準备考大学。」

【学运之后】换条路实践理想 谢昇佑创办社会企业成为「沟通者」

考取实践社工系后,谢昇佑与原本的朋友逐渐疏离,但与班上同学也处不太来,对他来说,大学生的夜生活很无聊,唱歌、骑车郊游、喝酒与泡 PUB 等娱乐,他早就都玩过了。后来,班上有个年纪相仿的转学生,带着他一起到小剧场参加读书会,念一些社会学理论,让他开始觉得读书很有趣,因此继续就读东吴社会所与台大城乡所博士班。

从研究所起,谢昇佑认真钻研理论,参与许多研讨会与读书会,但 2008 年陈云林访台,让还在就读博士三年级的他,意外参与社会运动。他说,陈云林来台期间,警察与民众发生冲突,让许多人感到很愤怒,下课时,台大社会所的学弟告诉他,有群学生在行政院前面静坐,要不要过去看看,结果他们到现场坐下来后,就离不开了,聚集的人越来越多,他也就越捲越深。

【学运之后】换条路实践理想 谢昇佑创办社会企业成为「沟通者」

「野草莓学运的状态很特殊,它是一个跑在那个年代之前的社运形式,你现在看到的网路直播,在野草莓就有了。」谢昇佑表示,没有组织的群众走到广场后,每个人拿出他既有的能力,擅长组织的就去串联,会直播的马上弄个直播,会音乐的就组团,但因为太长一段时间,彼此之间没有连结与网络,突然各方人马冲进来,在那里竞逐决策权。

谢昇佑也指出,这让社运团体意识到建立信任与平常的网络连结很重要,后来的社会运动也都更加成熟,尽量避免无架构式的混乱、到了现场才在就地组织的状况。像 318 学运为了不让野草莓的「各自为政」再现,学生进入议场后便建立「党中央」,控制整个场域,但是否做过头,有没有保持社会运动的开放性,这都是历史过程的学习。

创业一路烧钱 认知理想与现实的距离

野草莓学运结束后,谢昇佑积极参与社运组织、了解社会议题,2010 年到青平台基金会工作,协助社运、培养青年批判思考的能力与打造公民平台。他感性说道:「社运从来都不会有真的结束,也不是你说离开,就能真的离开,很多事情与人牵扯在一起,可能去帮忙谁,然后越结越深。」

但参与社运越深,谢昇佑就越是感觉到其中的问题与瓶颈,决定在 2012 年创业。他说,可能因为他的人生经历,让他在做事情时没有那麽教条,但有些社运的经营方式很怪,他很难说服自己那是合理的,像社运不出去赚钱,而是用募款,理由是他们批判既有的资本主义经济制度,但捐款者的钱也是从资本体制下赚来的,那为什幺不自己赚?

【学运之后】换条路实践理想 谢昇佑创办社会企业成为「沟通者」

谢昇佑认为,很多时候要解决的社会问题是根植在经济结构底下,像环境问题是过度强调经济产值、忽略其他价值所导致的,那为何不从前端经济活动来降低这些问题的发生?有人会说,资本家为了赚钱所以不愿意。那为什幺他们这些有理想有理念的人,不自己跳下来呢?如果连他们都不做到,去指责那些资本家个人又有什幺意义?

「这是一个实作方法的问题,不是倡议的问题。 」谢昇佑指出,如果连有理念的人都不去做,连实际的瓶颈都搞不清楚,他们的理想终究只能以批判者的姿态表现,对现实推进是没有任何意义的。或许社会进步的 credits 终究是落在生产批判论述者的身上,但他们都很清楚,真实的社会进步,必须在实作进程中一次又一次找到关键突破点,并且累积出可以操作的系统,可能真正的发生改变。那些在实作场域找方法的人,更令他钦佩,也是想要学习的对象。

不过,「好食机」有好几年的时间都是在赔钱,直到 2017 年才转亏为盈。「好食机」最初的做法是组织「社区菜市长」协助农友,把生产者的东西直接销售到某个社区,减少中间盘商的环节,但谢昇佑发现这个模式虽能运作,却大有问题,不能成为商业模式,这个错误也给了他很大的体悟,认知到理想与现实的差异。

【学运之后】换条路实践理想 谢昇佑创办社会企业成为「沟通者」

「农民直接连结到消费者是浪漫的幻想,在实务上是不可能的。」谢昇佑说明,以台湾的小农体制来说,农民端必须集货共同运输,才能负担运销的成本,而货运到消费地之后,也需要集散,因此就会产生产地盘商、消费地盘商和零售通路这些脚色。

谢昇佑也提及,刚创业的时候,没有搞清楚整个结构,只是浪漫地想要批判资本主义的商业体制,想要减少中间环节让两边获益,到头来才发现自己根本搞错了,因为就算你让社区跟农民自己订购,透过宅配物流送到社区,结果宅配物流的过程还是一样要经过产地和消费地集散的结构,感觉上中间环节变少了,其实不过是宅配物流业者独大,并不见得就是好事。自己创业后才慢慢体会到,问题不在中间一层又一层环节,而是这些环节是否建立在合理、公平的合作关係中。

「好食机」改变营运方针 转亏为盈

回顾创业历程,谢昇佑虽逐渐淡出社运圈,但仍会帮忙,2013 年将「好食机」办公室迁至台北后,许多社运认识的学弟妹会在里面开秘密会议,变得像社运招待所。他坦白道,自己初期没有太认真经营事业,社运团体来的人比商业还多,318 学运爆发后,他很自然地被捲入里面,但要成立决策小组时,他就赶紧从议场溜出来,避免参与太深,希望能用另个方式来实践社会理想。

但后来发生 323、324 佔领行政院事件,谢昇佑再次被捲入其中,事业的发展也有了些延迟。他表示,社科院学生想要佔领行政院,但议场里的同学希望维持现状,原本双方在沟通协调这件事,突然就爆发,有人就先冲进去,他本来跟两个老师在外面,就紧急到里头解围,希望能控制现场秩序,确保学生的安全,自己被判刑也是因为这件事。

【学运之后】换条路实践理想 谢昇佑创办社会企业成为「沟通者」

经过四年多的摸索,「好食机」现在以辅导小型生产者为主,透过举办工作坊与编写课程等方式,提升生产者的食安品质与自主管理能力,同时与大型消费者合作,将他们的产品提供给企业的採购或作为中央厨房的食材。目前合作的对象包含种米、水果与蔬菜的农友,以及豆製品加工、製造油品、烘焙等不同产业。

对于「好食机」转亏为盈、营运方针改变,谢昇佑表示,在农业产销体制底下,有很多不健康的现象,如果把它丢掉,另外建构一套结构,需要耗费很大的社会成本与工程,但一条合理的社会改革路径,一定是从既有的功能接出新的渠道,形成对彼此更公平的连结,然后再逐步扩大「求解範围」,直到找到翻转整个结构的关键点,才能产生结构改变的效果。

【学运之后】换条路实践理想 谢昇佑创办社会企业成为「沟通者」

谢昇佑也提到,他以前服务生产者的时候,都不太敢说要收费,但收费其实不等于资本主义,彼此可以用各种方式交换,不一定要用货币,但必须建立在公平的基础上,如果没有更好的交换机制,就暂时用货币作为交换,总不能硬塞个他不要的东西。他的服务必须提出合理、对等的对价,他很清楚这不是慈善,自己做的不是功德而是事业,这才是真正公平的社会网络与社会关係。

「创业后,有人会揶揄我说『谢先生现在不过就是个商人』。但你批判资本主义,却不投身商业,那就很难找到实作上可行的另一条路。」谢昇佑表示,事实上,商业作为一种社会交换得经济体制,无论从历史上或者理论上来看,并不是只有资本主义一种模式,只是大家似乎习惯只有资本主义一种方式。

对谢昇佑来说,在理论上和思想上批判资本主义已经没有兴趣,他更想做的找到方法,创造一种不同于资本主义的商业型态和体系。他也认为,以不从政、不从商来自我标榜,这很无聊,那只是每个人在社会改革的路径上,有着不同的选择,重点是你的初衷有没有改变,有没有找到好的方法去实践。

相关报导:

从体制外到公部门 「鸡农哥」姚量议:务实面对问题并前进回家乡深耕议题 严婉玲创办「台南新芽」以公民力量监督市政用生命翻转社会价值 黄佳平乐当全职爸爸

相关阅读